188体育滚球_188体育平台-中国体彩网官网推荐

图片

星星的笑声——交公粮旧事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21年12月20日 09:31 【字体:

2005年岁末的一天,从新闻联播得知,从明年开始我们农民种田不用交公粮了;不仅如此,国家还倒给种粮补贴我当时半信半疑,一时半会还不敢相信这是自从盘古开天地从未有过的事情有史以来哪朝哪代的统治者少收过农民的一粒粮食?不逐年加重农民的负担就算是爱民如子了,更何况不仅不要农民一粒粮食、甚至还倒给钱。几千年来,中国农民就把种田纳粮当着天经地义的事,神圣得不敢违背;哪怕自己不吃,也要先把“皇饷”缴上。

从我记事起,就深深地感到农民种田纳粮的严肃性。还是大集体时期,每年稻晒干之后,队长就开始组织村里的劳力开始送公粮了。如果遇到丰收年,生产队要召开社员大会,研究决定卖余粮问题。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人反对的,这是整个生产队的荣耀,也是全体社员的荣耀。因为当时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把卖余粮冠名为“爱国粮”。虽然当时生产队很穷、社员也很穷;而且“爱国粮”只有9块钱一百斤,卖到市场上有30多块钱一百斤,相差有好几倍;但是社员们对这种集体荣誉感,比自己的性命还要倍加珍惜;宁可自己受穷,也要争取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如果哪个生产队“爱国粮”多,哪个生产的队长、会计、出纳、保管,就有机会到公社甚至到县里去领奖、戴大红花。整个生产队的社员在这个大队都要被人高看一等,这是何等的荣耀!

交公粮是一件大事,确实要提前好好计划。第一要看好天气,如果一个生产队要完成一年的上交任务,要好几天的时间,而且要接连几天的大晴天,好一次性把公粮和“爱国粮”交清;如果没有一次性交清,就卖不了“爱国粮”;卖不了“爱国粮”,不仅影响到生产队的声誉,而且还无法跟粮站结账;结不了账,就没有钱买晚稻的化肥;没有钱买化肥,晚稻就会减产,整个生产队的社员到了明天上春就会挨饿。其实看天气基本上不用担心,因为当地老农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总结了一套宝贵的看天气的经验,而且是一看一个准。小时候经常听到村里的一些老人们念叨着一些气象谚语,如“云往东,雨无踪;云往南,雨绵绵;云往西,雨凄凄;云往北,晒死粒(荆棘)”“早出红天雨淋淋,出红天晒死人”“日晕田中水,夜晕井水干”“春雾晴,冬雾落,秋雾日头晒瓢勺。等等,至今记忆犹新。

看好了天气,就要定人。首先要力气大,要能挑动100斤以上稻谷的大劳力;其次要脚力好、有耐力,要挑着100多斤稻谷,行走在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如履平地的主,而且只会在半途那2座凉亭中歇一口气。不仅如此,我们村里虽然在大山脚下,属于半山半洞的地方,离镇里也就10多里路程,生产队早有规定,挑稻谷去镇里交公粮只算半天工分,所有去交公粮的劳力还要赶回生产队下午出工,挣另外半天的工分。虽然说是按上述的条件定人,但是为了考虑社员的心理平衡,除了五保户和半边户之外,基本上每户都会有一个人参与这一年一度的伟大壮举。我家这个生产队有20多户人家,每年参与交公粮的人数基本上有20个人左右。

交公粮这几天,家家户户都起得特别早。主要原因是因为兴奋,兴奋得大人小孩都睡不着觉。参与了交公粮的劳力为可以为集体做贡献,以及可以到镇里去见世面而感到兴奋。家里的女人为自己有这样的男人,以及可以让自家的男人到镇里为自己买一点小东西而感到兴奋。趁这个机会,女人们都会向自家的男人提出要买些什么东西,比如说缝补衣裳的针头线脑、打理头发的梳子篦梳、皮圈绸带等等。有些男人还会把半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为心爱的女人扯上几尺花布。其实,最兴奋的还是小孩子。因为每年生产队交公粮的时候,学校已经放了暑假,我们小孩子有机会跟着大人们去镇上玩。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女人必须早点起床做饭,好让男人吃得饱饱的有力气挑稻谷。虽然镇上供销社有2分钱一个的馒头、包子、油条和1角5分钱一碗的素面卖,但是贫穷而节约的男人们宁可吃家中女人做的茄子炒辣椒甲米饭,也不舍得去花那个冤枉钱。另外就是男人们也要赶早去交公粮。虽然来回只要3个多小时,但是秋天的太阳确实毒辣,大家都想在太阳还没有把大地烤热之前把稻谷挑到镇上,起码可以少受一些烈日暴晒的苦头。至于小孩子嘛,有些是家里的大人已经答应了跟着去镇上玩,有些纯粹是为了凑热闹,抑或是为了感受这一年之中少有的气氛。

初秋的清晨,山村总是被雾岚笼罩着。炊烟与山岚交织,编制一张硕大的网,把山里与山外隔开,山村更加显得神秘,宛如世外桃源。如果此刻你站在山村几里开外的地方,虽然能听到时而传来的鸡犬之声,但是你却无法见到山村的真实面目。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是我家里这个生产队交公粮的第一天。凌晨5点左右,整座村子就已经闹腾起来。在生产队仓库门口的大坪上,早已站满了男男女女,为的是看一看开仓送粮的声势和场面。清晨6点左右,生产的队长、会计、出纳、保管已经把一粒粒金黄而饱满的稻谷装好了20担箩筐,还过好了称,每一担都是100斤。20个青壮年劳力各自拿起扁担系好了箩绳站在箩筐中间,等待队长喊一声“出发”,便会齐刷刷地挑起稻谷,犹如整装齐步的士兵赶赴战场一样昂首阔步、勇往直前。

记得我8岁那一年,我也跟着父亲去交了一次公粮。们挑着满满的一担稻谷,怀着对国家做贡献的喜悦和自豪,行走在通往镇上的小路上,一边走一边唱;一张张憨厚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是那么干净、灿烂、自然,没有半点做作没有半点虚假,完全一种的自然流露一种出自内心的情感呈现!他们把稻谷挑到镇上粮站之后,留下会计、出纳、保管在这里过秤、算账,生产队长却带着劳力们去逛供销社。跟去的小孩子自然跟在自家大人的屁股后面寸步不离,为的是想向大人开口买一两件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跟在父亲后面,父亲问我想要买点什么,要不要吃包子、油条,要不要吃素面,我一个劲地摇头。我要父亲陪我去镇上的新华书店,在书店我看中了一套《三国演义》的连环画,好贵,要8毛钱,我不敢向父亲开口。最后是父亲看懂了我的心思,咬一咬牙,忍心下痛为我买下了这一套《三国演义》。之后,我再也没有跟过父亲去交公粮了。因为我感觉这一次我犯下了大错,一下子就花掉了家里几个月的盐钱。

实行承包责任制之后,父辈们对交公粮更加积极了。最刻骨铭心的一次就是1990年。那一年,因为我种田还没什么经验,我家3亩稻田全部得了稻瘟病收成不够1000斤稻谷。而这一年的上交又特别重,除原来的农业税和乡村统筹之外,今年又多出了教育附加、屠宰税、劳力税、高等级公路集资等项目。我在装稻谷交公粮的时候,还跟父亲吵了一架。

当时我只想交农业税和乡村统筹那600多斤,不想交其他那些杂七杂八的200多斤,所以我在装粮的时候只拿了12个化肥袋子。父亲看到不对劲,因为父亲知道去年上粮的时候都是用12个袋装稻谷的而今年增加了上交任务也只拿这么多袋子。于是父亲满脸疑惑地问你是不是因为你田没有种好就要克扣国家上交任务?心中愤愤不平地说:我是不想看到你们二位老人因为欠粮而发愁,先把农业税和乡村统筹交了,到割了晚稻之后再把其他的交清。父亲听后,脸色发紫,怒火三丈,抡起了枯槁的手掌扇了我一巴掌,气呼呼地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崽牯,是不是翅膀硬了连国家的公粮也敢少接着又说过去我们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现在你们搭帮共产党有田种了,不把田种好,还好意思拖欠国家公粮。崽牯,你还是把交清了吧至于到收割晚稻欠一点点粮食,我们慢慢想办法。最后我还得告诉你一句话,任何债都可以欠,就是不能欠国家的公粮。说实话,这是我出生以来父亲第一次打我。虽然是满腹委屈,但也无可奈何,我只好依照父亲说的去做。确实,那一年交了公狼之后,粮仓里几乎没有一粒粮食。后来靠天天上山砍竹竿卖来买零米,再在饭里掺一些南瓜、红薯、豆角等杂粮,勉强度过了这一次“灾荒”。

2006年3月的一个夜晚,村里干部上门正式通知,说今年真的不用交公粮了。不仅如此,还要求每家每户到信用社办一本存折,用于政府发放种粮补贴的。后来我们把这本存折称为“粮补存折”,到现在这一本存折每年还有国家发放的种粮补贴进账呢。那一天晚上,天空特别晴朗,皓月当空,繁星点点。村里的干部走了之后,一口气跑出门外,跑到村子后面那块地里,对着广袤的田野,对着浩瀚的空中大声呐喊:“爹!从今年开始,种田不要公粮了;不仅如此,国家还倒贴钱给我们呢!你也不会因为我交不起公粮而发愁了!”声音响彻大地,响彻天空,天上的星星眨了眨眼睛,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星星的笑声——交公粮旧事

21319078